“掃一掃”
CBF

口罩到底去哪了?


發布時間:2020-02-10 13:22:43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前天,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在微博吶喊:不是告急,是沒有了,我們保衛武漢,請求你們支援我們,醫療物資即將全部用盡。

以下內容轉載至公眾號-老斯基財經,發布于2020年2月3日。

前天,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在微博吶喊:

不是告急,是沒有了,我們保衛武漢,請求你們支援我們,醫療物資即將全部用盡。

武漢協和醫院西院是武漢第三批新型肺炎定點治療醫院。

他們需要的醫療物資包括護目鏡、防護服、醫用N95口罩、醫用外科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醫用帽、手術衣、防沖擊眼罩等在內的醫用防護物資。

其中口罩算是最基礎的防護措施,同時也是最容易生產、大家捐得最多的東西。

這個時候有人忍不住要問,這么多明星、這么多企業家發新聞稿捐了幾十萬只口罩,這些口罩到底去哪了?湖北上方是有黑洞嗎?

據統計,截至1月30日12時,湖北省紅十字會、省慈善總會、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累計接收捐贈物資615.43萬件,包括醫用防護服2.66萬套,N95口罩47.9萬個,醫用一次性口罩172.87萬個,護目鏡3.93萬個等。

協和醫院急需的口罩不多:醫用N95口罩5000個、醫用外科口罩8000個(數字僅為急需,實際越多越好)。

大家捐了近50萬只N95口罩,定點醫院卻連5000只都領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

有人懷疑他們故意囤貨,理智想一想應該不會,口罩只有這個時間段才值錢,而這個時間段嚴打的就是口罩漲價。

到了如今的地步,不是德行出了問題,那就是能力出了問題。

什么能力?工作能力。

長久以來,大家都把慈善組織的工作人員,視為公益人,即富有愛心并甘愿付出的人。

我們必須清醒地意識到,不是每個投身慈善組織的人都懷抱著一腔熱血,畢竟熱血不能當飯吃。

長久以來,做慈善的到底是誰?回答這個問題就要思考:錢是誰出的?捐贈人。

而捐贈人的訴求是把物資運送到最需要它的地方。

為了幫助捐贈人達到訴求,慈善組織的工作人員從捐款中扣除一部分作為勞務所得,我們可以理解。這也是中華兒慈會從捐款中提取6%管理費的原因。

所以慈善組織的主業是:把物資運送到最需要它的地方,這是我們為之付費的原因。

但是恰恰是這個主業,他們做得一塌糊涂。

吳花燕到死都沒收到100萬捐款,協和醫院連5000只口罩都領不到。

從上表我們可以看到,協和醫院從紅會拿到了3000只普通口罩。

而武漢仁愛醫院拿到的是1.8萬只防護級別更高的KN95口罩(引用更正后信息,表中1.6萬和N95是他們統計失誤)。

協和醫院西院作為第三批新型肺炎定點醫院,有500多名醫護人員奮戰在抗擊新型肺炎的第一線。

而仁愛醫院,根本沒有發熱門診。

口罩卻富裕到連附近的社區居民和商超都照顧到了,每天對外發放800只口罩。

武漢仁愛醫院是武漢誠嘉醫療控股集團旗下醫院之一。據《湖北日報》2017年報道,誠嘉集團董事長、湖北省民營醫院聯合會會長陳志松是莆田人。

仁愛醫院的熊院長表示:

大家對我們有偏見,我們莆田系很規范的。

天眼查顯示,武漢仁愛醫院五次因違法廣告受到行政處罰,違法原因包括借知名專家名義進行宣傳、使用涉及醫療技術、診療方法的廣告用語等。醫院還曾因侵犯林心如和賈乃亮的肖像權被起訴。

熊院長在接受采訪時對記者表示,我們也接收普通的發熱病人。

但是貼出來的公告上卻清清楚楚地寫道:

不知道熊院長有沒有聽過這么一句話:

菜是原罪。

對此,湖北省紅十字會回應稱:

武漢仁愛醫院、武漢天佑醫院實際獲贈的KN95口罩,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療定點醫院一線醫護人員防護,但可用于普通防護。

問題是協和等定點醫院真的不需要KN95口罩嗎?

在一份協和醫院接收捐贈防護用品說明上清清楚楚地寫道:N95或KN95口罩。

就差直接告訴紅會,我們也需要KN95口罩。

為什么會存在這樣的不合理分配現象,央視記者帶著疑問去采訪,抽調來的人員告訴他:

紅十字會幾十年沒打大仗了,一打仗就有點亂。

大家跟著央視新媒體記者的直播鏡頭去探訪紅會的倉庫,一名保安攔住了他,告訴他:

我有我的職責,你別為難我。

   而另一位記者去采訪時,紅會的工作人員表示: 

我們只負責收,沒有權力發。

那好,咱們再談談收的事情。

北京有一個小何,憂心湖北麻城疫情,主動聯系麻城人民醫院,想捐一批口罩,但是醫院告訴她,按照規定,他們不能直接接受捐贈,必須統一發往麻城紅十字會。

于是她從廣東一家口罩生產廠家,訂購了2000個一次性醫用口罩,發往湖北麻城紅會,為了保證送達和貨物質量,快遞采取到付模式。

1月31日上午,口罩抵達麻城紅會,卻因為工作人員拒絕支付郵費被拒收了。

上游新聞的記者去采訪麻城紅會,他們給出的理由是:

他取快遞時,身上沒帶錢。

因為快遞的發貨方電話是口罩生產廠家的,小何不清楚快遞員的聯系方式,最后她輾轉5個小時找到了快遞員的電話,支付了179元的郵費,沒想到剛過了5分鐘,快遞就被簽收了。

嗯,他們收的效率確實是快。

然后他們開出了一張2萬個口罩的接收單。

2000個口罩寫成20000個口罩,KN95寫成N95,1.8萬寫成1.6萬,2020寫成2019。

一邊是協和醫院的醫生讓大家快遞到付,一邊是紅會拒付郵費。

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央視記者去采訪的時候,湖北負責回復的人告訴他:

紅十字會只是個小環節。

從2003年的非典到現在,我們在病毒面前依舊手足無措。

17年后,我們能夠更早發現病毒,知道病毒來源,甚至我們還有寶貴的非典教訓,怎么就被打得這么慘?

不就是一個又一個“小環節”出了岔子嗎?

就是這些小環節的處處失誤讓我們揪心!全國人民的力量都在努力往一處使,使在你們身上,你們卻說是小環節,對不起,災難面前不存在小環節。

到了這個時候,任何小環節的失誤都有大影響,全國人民誤工的工資損失,春節期間不能消費的損失,工廠不能開工的損失,整個經濟系統的損失,還是小環節嗎?

紅會的朋友們,醒一醒,這是戰爭,打仗呢!

既然他們這么忙,那我們就要考慮,還要不要繼續增加他們的“負擔”。

現在網上有人號召通過韓紅基金會捐款,必須承認的是,韓紅基金會的人手也有限。

除了通過基金會外,我們還可以通過快遞直接向各大醫院捐贈資金和物資。

這里是湖北省衛健委最新公布的23家新型肺炎定點治療醫院的病床使用情況。其中很多醫院都已經滿員,空床位為0。

協和醫院起了個頭,昨天下午他們已經收到了校友會捐贈的物資,據說這批物資是校友會跟快遞聯合直接送到醫院的。

有了協和醫院的經驗,各大定點醫院也應該及時開放直接捐贈的通道。或者有實力的捐贈單位,主動聯系這些滿員的定點醫院,他們是這次疫情壓力最大的地方。

要知道,非典時期,死亡的近三分之一病患都是醫護人員。

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應該把防彈衣留給最一線的戰士,如果連他們都倒下了,我們怎么可能安全?

重申一遍,這不是醫護人員單方面的戰爭,這是我們所有人的戰爭。

(責任編輯:陳塵)




富贵王国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PS4直播现在还赚钱吗 黑客入侵棋牌软件 11选5最稳买法 广西快乐双彩 广东时时qq群查找 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街机欢乐捕鱼 体球篮球 河北11选5官网 幸运飞艇助力计划 麻将代理app 21971288王中王论坛资料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彩宝贝 如龙极2真岛篇赚钱 24小时新浪体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