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武漢病毒所所長:一個北大藝術特長生的多次跨專業逆襲


發布時間:2020-02-10 12:05:10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大地微涼,烈士天國。

大地微涼,烈士天國。

從昨晚到今晚,我掉進李文亮逝去的無盡悲哀里,心里像置放了一塊汲滿苦汁的海綿。

只要想到李文亮,想到與武漢有關的屈辱,汁液就在心里泛起,溢至眼角。

痛定思痛,還是要寫點文字。

只是,昨晚寫的《悼念李文亮先生:誰為疫情”吹哨人”的非正常死亡》,之前寫的《武漢病毒所的愛情爭議和性命擔保》,都被外星人掠走了。

這兩篇閱讀量有50萬的稿件,一篇是真情,一篇是理性。我從不是激昂的喊口號者,更不是焦慮販賣者。我的努力,是讓自己文字耐讀,和大家一起把人格立起來。

今晚,本想寫些靜水流深的散文,遠離浮躁喧囂。

但此時此刻,我又認為,如果離開武漢,離開這次疫情,離開當下的急迫性,任何書寫都缺乏正當性。

這是因為,發端于武漢的疫情,是剖析復雜中國的一個最好的切口。它能讓我們站在孤獨空寂的時代廣場,找清楚自己未來應該如何存在。

那么,今晚的話題,還是要從一個看似有八卦色彩的信息開始。

那就是,武漢病毒所所長,現在被扒出竟是一個北大藝術特長生,她多次跨越專業,逆襲成集學界精英與正廳官員于一身的官學雙棲明星。

這背后,有怎樣值得叩問的玄機?

0 1 從北大藝術特長生到“雙黃連之母”

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現在的名頭,已經響徹中國,原因是她有一個很陡的外號,叫“雙黃連之母”。

如此高大上的雅號,緣于此前武漢病毒所成為“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者。

作為統領的美女所長王延軼,被認為與居里夫人發現鐳有相似價值,故被封號“雙黃連之母”。

最新鐵證是:這個王延軼,真名并非叫王延軼,而叫王延鐵。

王延鐵,在她北大上學時,仍在使用;何時由“鐵”字換為“軼”字,尚不得知。

“鐵”是金屬元素,雖有光澤,終有些黑暗。

“軼”則不同,查字典,有超越、突擊、溢滿等多義。

逼格高多了。

王所長選此藝名,想必費盡思量。畢竟,二者形近意不同,既能蒙眼拙之人,又凸顯調性內涵。

這里應有王延軼所長作為藝術特長生的文藝內秀的底色吧。

關于王所長的前生,一個叫“私銀”的微信公號,提供了極其翔實權威的數據材料,把她的藝術和科學如何相通的人生,闡述到淋漓盡致。

該文材料取證渠道有:

北大未名站網帖

北大2000年在陜西的招生計劃

北京大學的高考錄取公示名單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校友網校友名錄

西安鐵一中官網相關材料

湖北省科學技術廳的官網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法定代表人名稱

最終判斷是: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原名王延鐵,是一名藝術特長生,屬特殊政策錄取的考生。

查不到她的當年考生號,查不出她所學藝術品類。但這并不影響王所長在化身為偉大科學家之后,被用這些概念進行包裝報道:

能歌善舞

精通樂譜

有音樂天賦

以上信息考據完整,支撐得起相關判斷。

為此,末將猜想:王延軼所長,必是當代中國藝術界做科研最好的,科研界最具文藝才情的。

藝術和科學雙修,藝人與學者雙棲。

這就是一個所長的自我修養。

當然,如同任何明星都難免要被曝出八卦緋聞一樣,苦新冠病毒已久的網友,還扒出了“雙黃連他媽的愛情”。

就是王延鐵,也就是王延軼,在她當年讀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與該院舒紅兵教授發生師生戀。

此后,老夫少妻,伉儷情深,夫唱婦隨,從北大到武大,從京城到江城,上演“扶上馬、送到底”的佳話。

相關細節在此不多復說,網上與前文皆有。

總之,美女所長從基層研究員干到正廳級干部,僅用了六年。

這不止是一個藝術特長生的跨界神話,更是一對神仙眷侶上演的時代傳奇。

“我們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公民”,梭羅這樣說。

問題是:我們應該怎樣先做好人,再做好公民? 

0 2  講真話,只為那些時代憂傷的年輕人

曾看過一部小說,名叫《涂自強的個人悲傷》,作者是正在書寫武漢日記的方方。

在那部小說里,農村青年涂自強擠進城市,他自強、樂觀、努力,然而,淚水汗水血水付出之后,他還是被生活拖垮,難以改變命運,悲憤離世。

青年“徒自強”的最后人生留言是:這只是我的個人悲傷。

真是個人的悲傷嗎?在我心中,這是屬于很多年輕人共同的時代憂傷。

當然,如今依然屬于非常年輕的王延軼所長,花枝招展,呼風喚雨,她斷然沒有這樣的憂傷。

而剛剛逝去的,令我慟哭不堪的李文亮醫生,內心一定要比王所長要憂傷得多。

有人會說,揪著一個女人的傳奇人生,何必呢?

想想那些憂傷的年輕人,這樣追問,或是勵志,或是反思,難道還沒有時代價值嗎?

更何況,你看到是個人之問,而我更看重的,是一個人背后暗影,里面閃動的可能有權力身影,也可能有資本魅影。

是的,以后還會有更多的人生值得目光聚鎖。但是,此時疫情下,武漢病毒所時而低調時而高低的浮現,讓人繞不開。

事實上,每一次議程設置,也都推動太多的公共發現,這就是價值。

講真話和提倡公共批評是有正當性的。李文亮用死亡的代價證明這一點。

如果李文亮曾經的呼喊成為疫情傳播的巨大信息源,此時此刻,十幾億也許不用閉門思痛。

沒有什么比講真話的獨立精神更高貴。

針對被民意群毆的武漢病毒所,學者饒毅日前就給美女所長王延軼的老公舒紅兵院士寫了封信。

內容簡單概括說,就是奉勸其夫人辭職。原因是,王所長專業不是病毒學,差太大了,水平也比較差,年資太低了,難讓下面人服氣,影響研究所工作。

很猛吧!

我一再強調,本公號寫任何文章,努力不讓觀點跑在事實之前。

關于饒毅此信,連日來我也經多渠道驗證,并非空穴來風。

饒毅是誰?我認為,人們應像知道劉德華一樣,去理解他。

世道淪陷,有時是從人們不粉有士人風骨的知識分子開始的。

我從不喜歡造神,但有時也怕沒人可造,結果把鬼造成了神。

所以,這里就多說兩句饒毅。

饒毅是海歸科學家,人狠,才高,有刺,直言不諱,重要的是,他的人格站得住。

2011年,饒毅參評院士,落選。

那年,舒紅兵成功當選院士。

這個舒院士,就是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的老公。(此處省略1234字)

那一年選院士,鬧出輿情,成了學術界的一大笑話。

施一公曾說:“不理解饒毅為什么會落選”。

生物界頂級大牛王曉東也說:“無論是從學術水平、學術道德,還是對國家的科學貢獻來講,饒毅都遠遠超出,此次進入第二輪的同學科候選人。”

學術界替饒毅鳴不平,饒毅隨后宣布:“永遠不參與院士評選”。

我是真心喜歡這股“老子不跟你玩了”的勁兒。從那時起,我粉他。因為他說真話。

是不是可笑又可悲,說真話竟然成了我粉他的理由。想想李文亮,就明白講真話多難多高貴。

這些年,多次領教饒毅的士人風骨。

他實名舉報三名頂級科學家(含院士)學術造假;公開呼吁力薦不是院士的屠呦呦研究,屠后來得了諾獎。

我認為,越是一流的文藝家、思想家、科學家等等,首先都越應是批評家。

那些獻媚語的,唱贊歌的,攀權貴的,委身為奴的,縱是有才,因為無德,也就不應一流。甚至歸入下流。

也正因如此,我在給李文亮的悼詞中,用了哈維爾那句話——“活在真實中”。

故:武漢病毒所所長,她從一個藝術特長生成功多次跨越專業短板,擠進這家研究圣殿,注定她就應該經受世人各種打量的目光。

這本身就是社會運轉保持程序正義的必需。

回到本文題記中那句魯迅在《希望》里說的話,孤零零地看,先生文字給人的感覺,是絕望。但是,如果你真的讀懂全篇,就會明白,魯迅說的是青春,是給青年希望。

“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這正是魯迅《野草》之精華。

是的,在武漢病毒所里,那些年輕人一定不希望成為方方筆下悲傷的涂自強;而這個時代有無數年輕人,也不愿意長久沉浸在個人憂傷里。

幸福確實都是奮斗出來的。

前提是,必須先掃除奮斗路上那些阻礙人們前進的所有不公和潛規則。

這才是正能量!

來源:公眾號-人格志

(責任編輯:陳塵)




富贵王国怎么玩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快乐12走势图 pk10 北京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河南快3中奖规则和奖金 北京赛车微信群 福州麻将暗杠怎么办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2018最新捕鱼游戏排行 同城乐游戏 云南快乐十分今日开奖 2012奥运足球直播表 能利用电脑赚钱的 湖南快乐10分开奖网站 河南麻将玩法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