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巴黎機場私有化公投 馬克龍的毒藥?


發布時間:2019-06-14 13:22:52    來源于:歐洲時報

摘要:法媒稱,為了反對巴黎機場集團(ADP)私有化而可能舉行的公投,或許會讓馬克龍和他的執政黨陷入政令無法實施的危險局面。

【歐洲時報6月13日秋貍編譯】法媒稱,為了反對巴黎機場集團(ADP)私有化而可能舉行的公投,或許會讓馬克龍和他的執政黨陷入政令無法實施的危險局面。
 
(巴黎機場 網絡圖片)
 
法國版《赫芬頓郵報》報道稱,法國新的局面就要開始了。本周六6月15日,針對巴黎機場私有化事件,法國內政部將必須開啟首次共同倡議全民公決(Référendum d’initiative partagée)的準備階段。內政部長卡斯塔內也將不得不接受反對派的要求,為支持公決的代表們解釋收集公決所需要的470萬簽名的具體組織步驟。“宣傳工作至關重要,也是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他最近對議會如此說。此前,卡斯塔內一直被指責為故意阻止這項“史無前例”的公民行動。
 
對于反對派懷疑政府害怕公決的說法,法國總理菲利普周二對此出來澄清:“民主黨不會害怕任何投票,也不會害怕任何選舉。”即使政府確實不會為此感到擔憂,但報道稱,此次公投依然有充分的理由變成讓馬克龍束手束腳的“鎖鏈”。
 
理由一:左翼聯盟的最佳燃料
 
關于這次選舉對左翼政黨的助力作用,“不屈法國”黨議員弗朗索瓦·魯芬(Francois Ruffin)周一在一段視頻中說的最明確:“在左翼的‘集市’上,我們正在共同開展一場運動,肩并著肩,團結由此產生……這是我們重回正軌的方式。”對于左翼聯盟來說,在歐洲議會大選中沒能做到的,如今已經要實現了。這項公投聯合了所有社會黨、不屈法國黨、共產黨和環保黨議員,在接下來幾個月里,每個陣營都可以“戰斗”,都會有所貢獻,并且不會有一家獨大的風險。
 
報道稱,對于一直致力于讓反對黨彼此分裂的政府來說,一個團結的反對派是最可怕的。風險無法被最小化,對手很可能勝利。
 
理由二:漫長曲折的公投過程
 
公投前的第一準備階段將于本周五(6月14日)開啟,在整整9個月的時間里,如果同意舉行公投,法國公民可以在政府為此設立的網站上提交自己的簽名。這就意味著,一直到2020年春天的市政選舉,公投都將如達摩克里斯之劍一般,懸在政府頭頂,持續造成壓力。
 
如果贊成公投的簽名數量達標,那么在正式舉行全民公決之前,將進入長達6個月的組織期。無論如何,這項前所未有的公民投票一直到2020年底或2021年初之前都不可能舉行。
 
這就是說,在整整兩年時間里,這個浩大的活動除了能阻止政府實行巴黎機場私有化的進程外,還給反對派提供了定期站出來進行討論以及展開媒體攻勢的絕佳機會。
 
理由三:“私有化”的沉重含義
 
報道稱,大力推行私有化改革的馬克龍政府近來越來越少使用“私有化”這個詞。最近,馬克龍和其幕僚更喜歡使用“特許權”這個說法,足以看出他們對“私有化”一詞背后聯想的忌憚。
 
如果說“私有化”變為一個“禁詞”,說明此次巴黎機場事件背后潛藏著一個更具象征性,更具爭議性的主題:政府領導的自由主義政策。這也是反對者們攻擊的目標。
 
“問題不在于被私有化的是奧利機場,還是戴高樂機場,問題比這更大。問題是,該是停止的時候了,我們說‘不’,一個坦率的、巨大的‘不’,一個巨大的否定:我們不希望進入那個世界。”周二,反私有化支持者們在法國《世界報》上刊登的請愿書中如此寫道。報道指出,這一次的全民公投和反對派們所真正反對的,實際上是埃馬紐埃爾·馬克龍。
 
理由四:萬喜集團和高速公路
 
公投支持者們的請愿書第三行提到了一個人們熟悉的名字:萬喜(Vinci)。該集團是首批對巴黎機場表現出興趣的集團之一。很多人或許不知道,萬喜集團不只是法國最大的建筑承包商,還是21世紀初收費高速公路私有化時,獲得大量特許控股經營權的“大贏家”。
 
問題是,這種操作在一般觀念中被普遍視為是政府在向大私企集團“送禮”,“黃衫”軍就經常譴責他們互相勾結。對于經常被指責是不為大眾代言,站在少數精英立場的馬克龍,萬喜集團的名字在此時出現,可能會勾起民眾更多不好的回憶。

(責任編輯:空城)




富贵王国怎么玩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610 江苏快3安装 彩票的走势图怎么看 小鱼赚钱怎么找任务 捕鱼来了海报 黑龙江36选7 万人龙虎和规律 2018梦幻丹青赚钱 腾讯欢乐捕鱼cd-key兑换码怎么兑换 ds篮球即时比分 分分pk10定位胆计划 即时指数 福彩3d猜大小中奖概率 复式投注中奖计算器 腾讯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和值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