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房價暴跌澳人仍買不起房 移民和中資背黑鍋


發布時間:2019-06-14 13:16:23    來源于:澳洲新快網

摘要:澳洲大城市在吸納大量移民及中國投資之后,房價的可承擔力被指只有30年前的一半而已。

澳洲大城市在吸納大量移民及中國投資之后,房價的可承擔力被指只有30年前的一半而已。
 
(網絡圖片)
 
據《每日郵報》報道,盡管過去2年房價創紀錄地暴跌了17%,但悉尼的獨立屋中位價格現在仍高達869,579澳元,是澳洲全職工人平均年薪3,455澳元的10倍有余。而在1987年時,帶后院的典型城區獨立屋價值120,025澳元,是當時平均年薪23,858澳元的5倍而已。
 
自那時起,澳洲的年度凈移民數量從12.58萬,飆升到了截止到今年4月時的292,280人。澳洲的人口增長率也以1.6%高居發達國家之首。
 
澳洲人口研究學院負責人比瑞爾(Bob Birrell )稱,悉尼和墨爾本的中位房價飆升和高移民有直接關聯。
 
在2012至2017年期間,澳洲這兩大城市的房價瘋漲,悉尼的中位房價飆升了68%,墨爾本則飆升了54%。
 
與此同時,澳洲現在每年的凈移民則超過了20萬。
 
隨著越來越多的技術移民在到市區中等距離的城區安家,例如墨爾本西南的莫納什(Monash )市議會轄區,以及悉尼北區的萊德(Ryde),這些地方的房價也水漲船高。
 
比瑞爾稱:“這很明顯,他們(技術移民)買的是我們所謂的‘價格適中的房子’,百萬澳元上下”,“他們在推高市區及城郊房價方面發揮了顯著作用。”
 
大量的留學生也刺激著對城市附近的公寓的需求。比瑞爾稱::“近年來的移民激增,而增長主要是因為大量臨時移民所致。”
 
“和獨立屋相比,此類來源的移民對公寓的需求影響更大。”
 
來自中國和印度的留學生所推動的臨時移民潮,也令開發商有理由拆除獨立屋來大建公寓。比瑞爾說:“這樣的數字飆升”,“悉尼和墨爾本正在被拆倒再重建。”
 
數字金融分析公司(DFA0)的創辦人諾斯(Martin North )則認為,雖然人口是導致房價無法承受的因素之一,但在過去10年,中國投資者對此的影響更大。
 
諾斯向《每日郵報》表示:“人口增長絕對是(房價飆升的原因)之一,但我確實覺得移民的作用言過其實”,“我們房價暴漲的主要原因是投資者,尤其是外國投資者。”
 
“你一看便可知,中國和其他國家的人真的認為澳洲是他們想要置業的地方。”
 
另一方面,盡管澳洲的移民人數達到了歷史高位,但在澳洲審慎監管局(APRA)收緊發放給投資者以及只還息不還本的貸款后,悉尼的獨立屋中位價格自2017年7月的峰值時已經下跌了17%。
 
澳洲統計局周三公布的數據顯示,止到今年4月的1年里,澳洲的年度凈移民人數為292,280人,是20世紀年均7萬人的逾4倍之多。
 
今年3月,在不計算離境人數的情況下,有創紀錄的845,840名移民來澳,4月則略降至843,950 人。

(責任編輯:空城)




富贵王国怎么玩
下载哈尔滨普通麻将 迅雷赚钱宝 100多k 东北麻将游戏单机版 让分胜负 河南快三技巧视频讲解 像惠头条赚钱的软件 皇冠体育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即时比分 发努力赚钱的女人性格 888皇冠足球比分网 亿客隆彩票手机版免费下载 猜大小单双叫什么 云南十一选五500期 天天捕鱼达人3 体球网spbo 科乐长春麻将官网免费